﹝文/陳思 攝影/郭雨翰﹞

大姐姐憶萍說:她一直記的那一幕,媽媽呆坐在馬桶上,眼神空洞,她對那時常常
哭泣的媽媽說:「你怎麼不哭呢?」媽媽回答說:「眼淚已經流光了!」

沒錯,像許多女人一樣,她也遭遇了那件事!

那時予晴結婚10年,先生外遇!
她有感覺,但以為家人不知,便無聲的逃避!

那時她在工廠上班,每晚三點,她準時回家,看看熟睡中的女兒們,那時最大的六年
級,最小的2歲,孩子們踢了被子,但爸爸不在家。
她有四個寶貝,看著孩子們,她心傷,離婚嗎?家拆散了,孩子們怎麼辦?

這種逃避直到被嫂嫂揭穿,她才不得不面對地被逼上法庭,那時她已經是重度憂鬱症,
擔心無法爭取到扶養權。
可是她想多了,先生根本不與她爭,除了二女兒自願跟著爸爸和奶奶,她拖著其他的三
個,艱難地開始了另一段人生……
在被離棄的心碎與沮喪中,她恍惚記起:她好像有一位神!

可是最糟的還沒開始:黑衣人站在家門前,
她拖著兩個幼女,淡水河口,耳中彷彿海浪轟鳴:自殺的會下地獄!

其實予晴從小便是基督徒。父母是花蓮某教會長老,但是嚴格的家教,讓他們覺得,離婚
不但是背離教義,更為家族蒙羞。何況之前,予晴是為抗拒父母之命,和非基督徒同學結婚!
所以離婚後,儘管她無助孤單,卻不敢回爸媽家!只把最小的女兒如婠送去花蓮,託父母照顧!

為了生存,她儘管重度憂鬱,常常哭泣,又瘦得可憐,但她必須上班!
工作中,一個比她身世還要堪憐的小弟林宗賢,讓善良的予晴,萌生憐憫。
那個年輕人因父母生意失敗逃往大陸,只留他一人,靠工廠1萬多微薄薪資,在台灣苦撐!孤苦
的兩個人,開始彼此打氣,予晴會多做一個便當給常常沒有好好吃飯的小弟;小弟只要看見她哭,
就會陪她聊天、爬山。
生命的景況,讓他們在同病相憐中,產生情愫。不久,小弟向她求婚,在婚姻中重傷的予晴,雖
對愛情戰驚恐懼,但在「想告訴前夫她不是沒人要的」意氣中,再次邁入婚姻!
只是不成熟的兩個人,問題與磨合才剛剛開始──

結婚後不久的一天,有黑衣人站在門前,因前夫遺留的問題,予晴的房子被查封,無錢還錢,要被
趕出家門,一家人要住在哪裡?而雖然兩人都賺錢,但家庭開銷、貸款壓力、捉襟見肘的收入,仍
引發戰火,現在又添一樁沒有能力解決的事,更將他們逼到分開的邊緣。
走投無路中,有一天,傷心的予晴帶著兩個幼女,跑到淡水,她是去自殺的,只是看著兩個單純、
年幼的女兒,她不知怎樣做,而從小的基督徒教導,在她耳邊如海浪轟鳴:自殺的,會下地獄!

她衝到對面的教會,原來她在特會中遇到、很想去他教會的講員,
竟是這裡的牧師!

從她恍惚記起她有一位神的那一刻,她就開始尋找教會!
一次特會中,她聽到一位講員的信息,讓她非常振奮,她希望有機會可以認識這位牧者,去他的教會
聚會!

那天從淡水回來,她衝到家對面的教堂,沒想到,這裡的牧師,正是那次特會她所喜歡的講員──張茂
松牧師!

大姐姐憶萍說:從媽媽進到教會後,我真的看到媽媽開朗快樂起來。每一次,她堅持帶我們同去。起初,
我會找藉口逃避,但漸漸的,信仰竟成為心靈的船錨,非常自然的,讓自己的心在神的愛裡安定起來!
她說她感謝神,感謝張牧師的信息,改變了媽媽,藉由媽媽改變這個家!
她說媽媽了不起,她真的用信仰牧養著她的孩子,幫助著自己的丈夫,讓家中的每個成員,都活在神的愛
中,走在一條健康的成長之路上!
若沒有神,一個有四個孩子的愁苦母親,和她的孩子會有怎樣的人生?讓人不敢想像!

三妹曼綺說:我曾仔細感受生父和繼父的愛,有什麼差別?後來發現,他就是父親!自己心裡的那份
滿足
與安全感,來自天父的愛!

憶萍結婚那天,她才忽然明白媽媽的難為、繼父的善良。她和這個她叫做叔叔的男人道謝!謝謝他的愛,
謝謝他愛媽媽,謝謝他守護了這個家!
老四如婠說,直到國中,她無意中看到家中的戶口名簿,才知道爸爸並不是親爸爸,而她從小到大,最喜
歡黏著爸爸,她的記憶裡,沒有別的父親!
這位父親對孩子們到底有多細心?
大女兒大學畢業,她開車載著全家去台中給孩子驚喜;
二女兒婉婷不在媽媽身邊,但每次回來,看見這個家的和諧、快樂,便心生羨慕,讓獨立的她,相信婚姻
的美滿很有可能!
而三女兒曼綺講的故事最感人:她考上政大,爸爸非常開心,到處炫耀,還特別從大陸回來,帶她去買機
車。他說:「爸爸沒辦法每天送你上學,給你買機車,騎車上學!」
曼綺曾經在心中非常細緻地品咂過生父與繼父的愛,有什麼不同?
最後發現,沒有不同,他就是父親!曼綺後來知道,原來心中的滿足與安全感,來自天父的愛!

予晴說:我非常專注地在神身上,我知道這一切的蒙福,不是來自人的情感,而是來自神的保守!我非常努
力地認識神,知道祂要帶領我走的路,我努力地活出自己,並希望從我生出敬虔的後裔!

其實予晴和宗賢在婚後不是沒有問題的。他們曾為錢吵架,為當年房子 查封、債務問題,差點鬧到分開。但
就如三女兒曼綺所說的,這一切爭執,最後都平安過去,一直到今天。這是神的保守!
宗賢年輕,在大陸一人打拼,有許多誘惑。問予晴會不會擔心?她說: 「不會!神的平安在我心裡!」她一直努力
禱告,她的禱告祭壇設在臥室。清晨四點、隨時隨地。神帶她走過高山低谷,讓她看見景像,給她 話語,給她
保護!
但她對先生有一個要求,就是受洗歸主!大約四年前,先生自己跑到教 會,接受洗禮!她說,她看到予晴的改變,
活出上帝的喜樂平安,更活出領袖的氣息!
現在,予晴依然柔順優雅,但她靈裡剛強,她是教會有能力的小組長。 牧養盡心,禱告用力,她說我非常專注
地定睛在我的神,即便母親過世, 也從花蓮飛回趕禱告會,想要盡快回來看看我那些小羊!

這位因主剛強的母親,更生出敬虔的後裔!五個孩子工作、課業優秀, 並且全在教會委身。尤其三女兒曼綺是
教會全職同工、敬拜領袖,她有 著做傳道人的呼召,更帶起全家要服事神的盼望與信心。爸爸宗賢每次 回台,
必來教會,虔誠的一家人,在神前竭力敬拜、禱告、讚美神!
現在這段婚姻、家庭關係裡,不再只是自然人的
溫暖良善,而是屬靈生 命的建造、連結。他們活出愛,更活出主的教導,讓「愛的真諦」成為 家訓,越來越
知道這個家庭,要顯明神的榮耀,要成為神的見證!

我們愛,因為上帝先愛我們。(約一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