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思〕

全台矚目的「讚美之泉」、「愛在四月天」演唱會,馬都納多特會,知名的烈火特會,新店行道會的四十周年特會……他都在擔任一個重要角色──音控!

從原來什麼都不懂的少年人,到現在可以統籌全場影音流程的專業工作者,王奕久曾走過辛苦的專業學習過程,更走過艱辛的生命成長經歷!

作為新店行道會影音部主管,奕久謙虛地說:「我從國中時開始進入教會,若說專業和成長,這一切都與這間教會、與我的牧者光偉哥、更與這個信仰有關!」

沒有父親便尋找大哥的少年

大約國小五年級,奕久的父母離異,他跟著媽媽離開原來的家,借住媽媽的好友──繪本畫家劉宗慧和作家曾陽晴的家!

因為媽媽要工作,奕久升國中時,便去私立學校駐讀。因為沒有父親,他常被訕笑為「沒有爸爸的孩子」。這個孤單的男孩,曾幾度在獨自搭公車時,看著窗外哭泣。

對朋友的需要、和不想被欺負的心態,讓他開始結交一些校園老大!於是抽菸、打架、翹課,甚至賣起色情光碟,並莫名地加入幫派。

有勢力有朋友的奕久,常常蠻橫、動粗,只因在川堂看到某位同學不順眼,便直接用腳踹,更找了一票人,抓他去廁所打!同學丟紙球丟到他,他便找了快30人圍著同學恐嚇!

記過,媽媽被找來問話,訓導主任氣得揍他,但對於這個享受在暴力帶來的威風中的無羈少年,管教,有用嗎?

若不改變,這樣的孩子,能有怎樣的未來?

營會很無聊,可是我怎麼哭了!

國中三年級,媽媽的好友陽晴、宗慧成為基督徒。

一次,陽晴受邀做一個營會講員,他邀奕久同去。奕久喜歡陽晴叔叔,覺得他好笑,跟他在一起有趣,何況營會還可以交朋友,抱著可以到處作亂的快樂心情,奕久一同參加!但是這個基督教營會卻讓他倍感無聊!

最後一個晚上,一首詩歌,幾句歌詞:記憶有太多過去,封閉明亮的心,一次一次,用冷漠封閉自己。未來有太多期許,不再沈默逃避,你的出現,我看見春天的臉……

他忽然哭了!或許,這首歌詞如溫暖春風,打開他冰封許久的心扉,挖出他最深的記憶與傷,他臣服在那種感動裡。營會結束後,他和媽媽跟隨陽晴、宗慧,開始進入新店行道會!

上帝都沒有放棄我,為什麼我要放棄奕久?

來到教會的奕久,會跟著哥哥們學吉他,學打鼓,玩音控,個性聰敏的他,不久便學會彈吉他、打鼓,並進入敬拜服事。但火爆、愛生氣的個性,卻讓他常與人衝突。

一次,只因改時間,他竟對著當時的青年牧區區牧長光偉牧師發飆,憤而摔了自己的吉他!

他說:「那時,很長一段時間,我討厭光偉哥,常跟他有誤會、起衝突,但光偉哥沒有放棄我,仍然帶我去各教會服事!甚至在同工問他『為什麼還用奕久?』時,他回答:『上帝都沒有放棄我,我為什麼要放棄奕久,不給他機會呢?』」

退伍後的奕久,在光偉牧師的邀請下,進入全職服事,雖還帶著他的火爆脾氣,卻在張牧師「做事之前,先學做人;重話輕說、急話慢說、氣話別說」的教導、叮嚀中,在同事的包容裡,越趨平和、有禮,和人衝突的時候少了,說話做事變得老練、成熟。而和生命一起增長的,則是他的音控專業!

從音控的小志工,到教會專業的音控同工,教會更多方為他提供學習資源,鼓勵他學習、提升!而他也在努力中不斷進步,能為神國度事工貢獻一己之力!

新店行道會40周年特會,奕久統籌所有影音流程,當年開啟的屏幕,是他大膽的首次嘗試;這幾年,他跟「讚美之泉」、「愛在四月天」配搭音控服事;跟金鐘獎製作人洪榮良去小巨蛋工作、學習;跟音響公司的朋友做演唱會音控……他越來越穩健,值得託付,能當重任。行道會的烈火特會,他帶領影音同工、義工,完成幕後影音的硬體工作;今年的馬都納多超自然特會,他獨挑大樑,堅守在音控台前,成為現場音場的最關鍵的音控手!

一個因家庭破碎尋找依靠而投靠幫派、打架鬥狠的孩子,因著神找到他;因著一份在他不完美處並不放棄的愛;因著教會大家庭的教導、資源、接納與鼓勵,讓一個叛逆少年,走上一個灑滿陽光的奇妙旅程。

而這自然卻又不可思議的一切,都從教會開始!從他遇見神的那一刻開始!

如今,逃過了破敗命運的奕久說:「上帝讓我經驗了祂的真實、祂的愛!祂不管我們的出身和過去,只要我們願意改變,脫離以前的卑賤,祂必使我們有全新的開始、全新的生命!相信祝福我的上帝,也可以祝福你!」

在大戶人家,不但有金器銀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為貴重的,有作為卑賤的。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摩太後書 2:20

有多少像少年奕久一樣的孩子,正掙扎在危險的邊緣,亟待福音救援!受傷生病的社會,耶穌是唯一的拯救,基督徒任重─而道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