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我们没有高谈阔论、口沫横飞,却在真实、可感觉的身体构造上,看到新的可能,发现属天的意义。

〔文/王霈〕「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中间有一个人要卖我了。」 马太福音 26:21

达文西在画作中的解剖实践

这次我们要来看一幅画-达文西的《最后的晚餐(Last Supper)》。

众所周知李奥纳多.达文西(Leonardo da Vinci,1452年4月15日-1519年5月2日)是一位义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博物学家,他不仅是杰出的画家,还是当时著名的解剖学家、雕刻家、科学家、植物学家、发明家和作家,他是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的代表,是艺术史上最著名的画家之一,与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并称文艺复兴三杰。

以画家著称的达文西,尽管在绘画艺术上有超乎常人的天分,他却仍然相当努力,尤其是在解剖学上的钻研。在义大利佛罗伦斯圣玛丽亚纽瓦医院和米兰马焦雷医院等地,达文西共实地解剖了30具不同性别、年龄的人体。他记下笔记,精确地描绘许多人体骨骼的图形,头骨的形态、以及脑的不同切面图;他也是第一位描绘出子宫中胎儿的形态、和画出腹腔中阑尾的人。可说,他是绘制局部解剖图谱的宗师。

达文西对人体构造细节的了解,可以从他的绘画作品中体现出来。

著名的《最后的晚餐》是达文西受义大利米兰当时的统治者鲁多为科.斯夫萨委托,为斯夫萨家族位在恩宠圣母教堂(Santa Maria delle Grazia)的豪华陵寝所绘制的。这个作品高度为4.6公尺,长度为8.6公尺,达文西花了3年时间,完成于西元1498年。这幅画作是用当时的一种创新的画法,并非以传统溼壁画的方式、而是以油画颜料画在涂有石膏泥灰的墙面上绘制而成,因此墙面湿度与环境因素对颜料保存有相当大地影响。达文西还在世时,画作就已经开始毁损。几世纪以来,经过多次修复,其实也已经扭曲了原画的结构与色泽。

《最后的晚餐》在某种程度上,表现出文艺复兴时代典型的画作风格。作品中强调出立体的透视感,借由空间和光影间的关系,来凸显出画中人物的不朽性。为了强调透视感,画面还加上地板的花纹、墙面的织锦以及窗外远处的风景(这是达文西画作中常出现的童话般的仙境风景),整个画面绘制在墙上,给人一种无限延伸的空间幻觉。

「最后的晚餐」中的人体密码

画作中的主题自然是落在前景横桌后的主耶稣和12位门徒。他们的位置并没有被僵化地对称排列,而是有节奏感的3人一组,分列在的主耶稣两边,主耶稣则是位在中心。加上背景的3格窗户以及两边墙上的3祯织锦,特意标示出「三」这个数字的属灵意义—即三位一体的真神。这些「三」从周围向中心的人子耶稣投射,似乎让这场走上十字架前的筵席,透露出从创世以来父神救赎恩典应许的永恒象征。

有人说,达文西把这件作品设计得有如一件由多种元素所组成的机械画作,它包含了古典艺术的元素、解剖学、几何学、光学、心理学和剧场学等。从这些概念所构成的机械,它的「引擎」是什么呢?

这引擎就是,主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中间有一个人要卖我了。」(太26:21)

此话一出,当下界定出画面中每个人的动作。我们可以在每张脸、26只手之间,感受到像证据般鲜活又协调的「人性动向」。

接着,我们试着从他们的表情动作来分辨出画中的每一位门徒。

首先我们先从主耶稣右手边第一组三人开始说起。最靠近主耶稣的一位,也是与主耶稣最亲近的门徒(约13:23),就是主耶稣所爱的约翰。他的视线向下、与耶稣的表情最为相似,紧握交合的清白双手,似乎正在深刻体会主耶稣当时的心境。而一旁转身将脸凑近到约翰旁边、左手指著主耶稣的落腮胡门徒,好像口中唸唸有词地问说:「告诉我是谁!?我要给他好看!」这位说话直白、性情耿直(太16:22和可14:31),而且背后右手还随身藏着一把小刀的(约18:10),他正是你所猜想、一贯走性格派大侠路线的西门彼得。

第三位右手肘撑著餐桌、手握钱袋,左手指微微前伸的门徒,脸部表情因为光影而刻意地被隐藏了,似乎是要显露出他内心意念的黑暗与罪性,他就是被叛出卖主耶稣的加略人犹大(太26:16)。与其他最后晚餐的作品相比,在这幅画中,犹大被安排在使徒之间,并不像过去刻意将他分隔开来,这似乎是要提供一种事件画面中的张力:我身边的人要卖我。尽管如此,犹大仍因惊吓而不小心将餐桌上的盐洒落出来,也意味着犹大将来的不幸(太27:5)。

接着是右手边远处的三人组。画面右边的门徒,双手张开于胸前,抿著嘴心里好像说:「不是我!这不关我的事!」再仔细端详一下他的面容长像和发须,跟前面的彼得还真有些神似呢!没错,他就是彼得的兄弟安德烈(太4:18)。

画面中最左边的门徒则是站立起来,双手撑著桌面、倾身向前凝视著主耶稣,他是称为巴多罗买的拿但业。这位由腓力带领信主的门徒,被主耶稣称为是一位心里没有诡诈的人(约1:47)。他从因偏见轻看主耶稣(约1:45)到因相信经历主耶稣(约1:50),生命发生真实的改变,愿意一生默想神的真道,真诚地跟随主耶稣,因此,虽然在最远的角落,仍然不放弃聆听主耶稣的话语。

三人组中间的那一位是小雅各。亚勒腓和马利亚的儿子雅各,一般又称为小雅各,为的是要与约翰的兄弟雅各有所区别。圣经中对小雅各的记载不多,仅在三处有提到(路6:12-16、可15:40和16:1)。他也不是门徒中的「核心人物」,所谓的核心人物就是指彼得、约翰和雅各,有时再加上安得烈。在画中他一只手向前,扶在彼得的肩上,另一只手似乎揽著拿但业,从这个姿势可以看出,小雅各在门徒间的关系颇为良好,加上有一位敬虔爱主的母亲马利亚,因此他有一种稳定不躁进、默默服事的信仰态度,这似乎也与圣经中较少有关小雅各的描述不谋而合。

再来是主耶稣左手边第一组的3位门徒。第一位竖着食指、表情严肃地直视主耶稣,想要从话中的线索找出嫌疑人的,就是充满好奇心、企图追根究底的多马。从多马(又叫低士马)在画作中的位置,可以推敲他是从原来较远的位置跑过来的,这与他热衷探索未知的性格有关。圣经中有3次提到多马的发言,这3次都显露出他的率直和多疑(约11:14-16、约14 :1-6和约20:24-29)。在《最后的晚餐》伸出的那根食指,就是将来探入复活主肋旁的食指,虽然一次又一次地表现出他的不信和疑惑,但主耶稣爱多马就爱他到底,面对主的大能和慈爱,多疑的多马终究还是伏在主的脚前。

另一位站着、手势向内对着自己胸膛的门徒,像是在扪心自问、理性自清的是腓力。在画中的他,似乎没有注意到主耶稣话中所要传达的意思,只是想要理性地厘清眼前的问题,这和他在五饼二鱼神蹟中的思维方式颇为类似(约6:1-13),他只想用自己的方法计算买饼所需的金钱,而没有专注回答主耶稣,也没有想起主在迦拿婚宴上将水变酒的神蹟。可见腓力当时对耶稣神性的了解并不足够,还仅停留在认知的层面上。

而中间张开双臂的是西庇太的儿子、约翰的哥哥大雅各。从他在画中的肢体语言可以看出,就是一副不以为然的直白性格。在圣经中记载,主耶稣给雅各和约翰这对兄弟起的别号叫「雷子」,因为他们性情暴戾如雷(可3:17)。果不其然,福音书两次提到他们时,就充分地暴露了他们的缺点(路9:54和可10:35-41)。及至后来,已经彻底改变的雅各在雅各书中以自己过去的经历劝勉人说:「我亲爱的弟兄们,这是你们所知道的,但你们各人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因为人的怒气并不成就 神的义。」

最后是画面右端的三人组。坐在最右边的两位门徒分别是西门以及雅各的儿子犹大,他们俩都是奋锐党的成员。奋锐党可说是犹太人的革命党,他们以民族为号召,抵抗罗马的专政统治,为要保全犹太人的法律,甚至被认为是一群强调「不自由毋宁死」的狂热派。在这幅画中,西门和犹大似乎是这场风暴中的局外人,他们迳顾自地谈论著自己有兴趣的话题,并没有注意到耶稣刚才说的话。这样的人,也是主的门徒。

站在一旁、一边伸着手指向主耶稣,还一边转头对西门和犹大说:「你们有听到主刚刚说的吗?太令人惊讶了!」的,就是马太。马太原名利未,原本是一名迦百农的税吏,在当时,税吏和罪人在犹太社会是没有地位的,是被藐视的一群。后来耶稣呼召他作门徒(太9:9),成为12位使徒之一(太10:3)。马太虽然失去了舒适的职业,却获得耶稣的接纳、找到人生的目标。他曾经在自己家里,为主耶稣大摆筵席,请了许多税吏和亲戚朋友来一同坐席,为要借此向众人宣告自己悔改跟从主,不再作税吏。而今,同样是一场筵席,但却是主耶稣宣告有人将要卖他,即将走上十字架的道路,我想,马太当时也没料想到,他们这群门徒的信仰生命即将要经历一场极大的转变。

达文西透过透视法,将主耶稣置于画作中心的位置。

透过身后窗口的采光,明显对比出主耶稣的圣洁与荣耀。主双手摊开、头略为向下侧倾、双眼微闭,安稳的表情姿势就像是挂在十架上的耶稣,这是一个顺服的记号,预告著 神救赎计画即将开展!

 

「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中间有一个人要卖我了。」耶稣的一句话,让来自12种不同过去的12位门徒,有12种表情、24种手势、有着12种不同的心思,其中有善有恶、有专注有轻忽、有相信也有怀疑,但他们当中的11位终究都成了主耶稣的使徒,一生竭力为主宣扬福音,舍身殉道。

透过身体的姿势、手形、表情,在这无声的一瞬间,道尽所有的对话。

 

 

 

王霈:辅仁大学解剖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