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思 摄影/郭雨翰﹞

大姐姐忆萍说:她一直记的那一幕,妈妈呆坐在马桶上,眼神空洞,她对那时常常
哭泣的妈妈说:「你怎么不哭呢?」妈妈回答说:「眼泪已经流光了!」

没错,像许多女人一样,她也遭遇了那件事!

那时予晴结婚10年,先生外遇!
她有感觉,但以为家人不知,便无声的逃避!

那时她在工厂上班,每晚三点,她准时回家,看看熟睡中的女儿们,那时最大的六年
级,最小的2岁,孩子们踢了被子,但爸爸不在家。
她有四个宝贝,看着孩子们,她心伤,离婚吗?家拆散了,孩子们怎么办?

这种逃避直到被嫂嫂揭穿,她才不得不面对地被逼上法庭,那时她已经是重度忧郁症,
担心无法争取到扶养权。
可是她想多了,先生根本不与她争,除了二女儿自愿跟着爸爸和奶奶,她拖着其他的三
个,艰难地开始了另一段人生……
在被离弃的心碎与沮丧中,她恍惚记起:她好像有一位神!

可是最糟的还没开始:黑衣人站在家门前,
她拖着两个幼女,淡水河口,耳中仿佛海浪轰鸣:自杀的会下地狱!

其实予晴从小便是基督徒。父母是花莲某教会长老,但是严格的家教,让他们觉得,离婚
不但是背离教义,更为家族蒙羞。何况之前,予晴是为抗拒父母之命,和非基督徒同学结婚!
所以离婚后,尽管她无助孤单,却不敢回爸妈家!只把最小的女儿如婠送去花莲,托父母照顾!

为了生存,她尽管重度忧郁,常常哭泣,又瘦得可怜,但她必须上班!
工作中,一个比她身世还要堪怜的小弟林宗贤,让善良的予晴,萌生怜悯。
那个年轻人因父母生意失败逃往大陆,只留他一人,靠工厂1万多微薄薪资,在台湾苦撑!孤苦
的两个人,开始彼此打气,予晴会多做一个便当给常常没有好好吃饭的小弟;小弟只要看见她哭,
就会陪她聊天、爬山。
生命的景况,让他们在同病相怜中,产生情愫。不久,小弟向她求婚,在婚姻中重伤的予晴,虽
对爱情战惊恐惧,但在「想告诉前夫她不是没人要的」意气中,再次迈入婚姻!
只是不成熟的两个人,问题与磨合才刚刚开始──

结婚后不久的一天,有黑衣人站在门前,因前夫遗留的问题,予晴的房子被查封,无钱还钱,要被
赶出家门,一家人要住在哪里?而虽然两人都赚钱,但家庭开销、贷款压力、捉襟见肘的收入,仍
引发战火,现在又添一桩没有能力解决的事,更将他们逼到分开的边缘。
走投无路中,有一天,伤心的予晴带着两个幼女,跑到淡水,她是去自杀的,只是看着两个单纯、
年幼的女儿,她不知怎样做,而从小的基督徒教导,在她耳边如海浪轰鸣:自杀的,会下地狱!

她冲到对面的教会,原来她在特会中遇到、很想去他教会的讲员,
竟是这里的牧师!

从她恍惚记起她有一位神的那一刻,她就开始寻找教会!
一次特会中,她听到一位讲员的信息,让她非常振奋,她希望有机会可以认识这位牧者,去他的教会
聚会!

那天从淡水回来,她冲到家对面的教堂,没想到,这里的牧师,正是那次特会她所喜欢的讲员──张茂
松牧师!

大姐姐忆萍说:从妈妈进到教会后,我真的看到妈妈开朗快乐起来。每一次,她坚持带我们同去。起初,
我会找借口逃避,但渐渐的,信仰竟成为心灵的船锚,非常自然的,让自己的心在神的爱里安定起来!
她说她感谢神,感谢张牧师的信息,改变了妈妈,借由妈妈改变这个家!
她说妈妈了不起,她真的用信仰牧养着她的孩子,帮助著自己的丈夫,让家中的每个成员,都活在神的爱
中,走在一条健康的成长之路上!
若没有神,一个有四个孩子的愁苦母亲,和她的孩子会有怎样的人生?让人不敢想像!

三妹曼绮说:我曾仔细感受生父和继父的爱,有什么差别?后来发现,他就是父亲!自己心里的那份
满足
与安全感,来自天父的爱!

忆萍结婚那天,她才忽然明白妈妈的难为、继父的善良。她和这个她叫做叔叔的男人道谢!谢谢他的爱,
谢谢他爱妈妈,谢谢他守护了这个家!
老四如婠说,直到国中,她无意中看到家中的户口名簿,才知道爸爸并不是亲爸爸,而她从小到大,最喜
欢黏着爸爸,她的记忆里,没有别的父亲!
这位父亲对孩子们到底有多细心?
大女儿大学毕业,她开车载着全家去台中给孩子惊喜;
二女儿婉婷不在妈妈身边,但每次回来,看见这个家的和谐、快乐,便心生羡慕,让独立的她,相信婚姻
的美满很有可能!
而三女儿曼绮讲的故事最感人:她考上政大,爸爸非常开心,到处炫耀,还特别从大陆回来,带她去买机
车。他说:「爸爸没办法每天送你上学,给你买机车,骑车上学!」
曼绮曾经在心中非常细致地品咂过生父与继父的爱,有什么不同?
最后发现,没有不同,他就是父亲!曼绮后来知道,原来心中的满足与安全感,来自天父的爱!

予晴说:我非常专注地在神身上,我知道这一切的蒙福,不是来自人的情感,而是来自神的保守!我非常努
力地认识神,知道祂要带领我走的路,我努力地活出自己,并希望从我生出敬虔的后裔!

其实予晴和宗贤在婚后不是没有问题的。他们曾为钱吵架,为当年房子 查封、债务问题,差点闹到分开。但
就如三女儿曼绮所说的,这一切争执,最后都平安过去,一直到今天。这是神的保守!
宗贤年轻,在大陆一人打拼,有许多诱惑。问予晴会不会担心?她说: 「不会!神的平安在我心里!」她一直努力
祷告,她的祷告祭坛设在卧室。清晨四点、随时随地。神带她走过高山低谷,让她看见景像,给她 话语,给她
保护!
但她对先生有一个要求,就是受洗归主!大约四年前,先生自己跑到教 会,接受洗礼!她说,她看到予晴的改变,
活出上帝的喜乐平安,更活出领袖的气息!
现在,予晴依然柔顺优雅,但她灵里刚强,她是教会有能力的小组长。 牧养尽心,祷告用力,她说我非常专注
地定睛在我的神,即便母亲过世, 也从花莲飞回赶祷告会,想要尽快回来看看我那些小羊!

这位因主刚强的母亲,更生出敬虔的后裔!五个孩子工作、课业优秀, 并且全在教会委身。尤其三女儿曼绮是
教会全职同工、敬拜领袖,她有 著做传道人的呼召,更带起全家要服事神的盼望与信心。爸爸宗贤每次 回台,
必来教会,虔诚的一家人,在神前竭力敬拜、祷告、赞美神!
现在这段婚姻、家庭关系里,不再只是自然人的
温暖良善,而是属灵生 命的建造、连结。他们活出爱,更活出主的教导,让「爱的真谛」成为 家训,越来越
知道这个家庭,要显明神的荣耀,要成为神的见证!

我们爱,因为上帝先爱我们。(约一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