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仁義公平,比獻祭更蒙耶和華悅納

發出| 2017-03-22T15:08:02+00:00 一月 13th, 2017|Uncategorized, 祝福月刊|

時間過的真快,神呼召我自美返台已經五年了。五年前,我在美國研發單位研究反恐毒氣的解毒劑,工作生活都相當安定愉快。 後來,看到馬正遠牧師和美籍亞裔基督徒聯合製作的紀錄片《1040》,深受感動。 片中描述北緯10-40度還有許多人尚未聽過福音,但亞洲屬靈的復興已經開始,整個世界都看著亞洲。我好羨慕,好想看到這些改變,好想參與亞洲屬靈的復興!不知何時,神在我心理埋下第一顆種子。 我的亞洲旅程由超自然神蹟啟動─風和日麗開車上班的途中,車子無來由地180度大逆轉,一邊是堅固岩壁,一邊是水道,不偏左右,大迴轉後直接正對後方來車,而我與車竟毫髮無傷。 經歷這樣大的神蹟,我知道我的生命氣息都在於祂,我應該將我的一切全然交託給祂。我理應愛祂所愛,為祂心所愛的亞洲新婦放棄身分、房產、高薪回到台灣。 因此求祂開路。良善的神從不虧待祂的僕人,祂親自、主動地為我打開台灣之門。我沒告訴過人,但盼望從事在美熟悉的醫藥法規工作。祂竟在台為我安排一模一樣的工作。 回台後,我的工作是審查藥品、複合醫材、健康食品。在產品上市前,為民眾的福利與健康把關,確保安全與療效。在任內協助處理過美牛案-瘦肉精事件,塑化劑風波,幫助過許多國產藥業升級進入藥品開發,輔導過中研院、工研院…學者的科研,與經濟部官員討論過幾億的經費補助等。 五年期間,工作中有許多爭戰,我默默擋下許多傷腎、傷生殖系統的不健康食品;阻擋欺哄納稅人經費的計畫;設下防線,使選題不當的候選藥提早結案;也常遇到關說案,面對內外部的施壓、同儕排擠、修改報告、不公義與長官的誣衊指控,要站穩,要保持正直,十分痛苦與艱難。 最大的一次爭戰是與黑暗權勢對立。某大醫師施壓法規單位,修正所要求的動物試驗報告,硬是要國家買單,讓兒童長期性使用未經實驗、品質不良的藥品。面對案子,我一再審視該醫師的資料,下班時間搜尋國內外科學文獻與相關專利,請教國外教授與毒理學家,以對抗該醫師,但最終仍無法勝過。在今年初,我心中有了轉換工作的想法,並且一年來一直為此禱告。 因工作繁忙無法參與教會固定服事,但每周都參加群體性的敬拜、禱告會,使用猶太曆,遵守安息日、月朔與三大節期,與神對齊。 [...]

打開祝福之門的鑰匙

發出| 2017-03-22T15:08:02+00:00 一月 12th, 2017|Uncategorized, 祝福月刊|

走過流淚谷,奇蹟得醫治─感謝上帝一路同行,差派天使天軍陪伴我!上帝說「得救本乎恩,也因著信」,醫治的恩典乃是神的大能,神的禮物! 2015年1月6日前,我一直是個熱愛上班的國小老師,通常一聽見鬧鐘就會立刻起床直奔學校。但是那天的我,一起床就又倒下,倒了幾次後,媽媽覺得太反常,立刻送我去萬芳醫院,結果竟是─腦部長了一個七公分的腦瘤,而且已經破裂流血,必須立刻開刀保住性命。 當知道要開刀的瞬間,我跟主說:「主呀!我的生命就交在祢手裡,祢一定會救我的吧!」感謝上帝,為我預備天使醫生─廖國興醫師。第一次手術16小時,開刀房前家人心急如焚地熬夜等待;16小時後,廖醫師出來說:「腦瘤只取走了三分之一,失血過多,全身的血已經換了5000c.c,不能再繼續下去了!」手術結束後三天,我醒了!我被救活了!感謝上帝保守,手術前醫生跟家人說的最壞風險─喪失記憶,變植物人,癡呆變笨,四肢殘廢,都沒發生在我身上。牧師再見到我時說:「全身血都換過了,妳現在可以說真的是新造的人了!妳重生了!」 剩下的三分之二腦瘤,廖醫師會同台大醫院和其   他醫院的腦神經醫生們針對我的個案、在家人同意下,透過電腦刀的方式來消滅!再次感謝上帝保守,2015年2月,電腦刀療程結束,我順利出院!可能發生的後遺症─語言障礙,吞食障礙,視力受損(因為我的腦瘤壓迫到視神經),也都沒有發生在我身上! 自從第一次廖醫師知道我是基督徒後,他便用我信仰的語言來安慰我!出院後,每月回診中,看到廖醫師,我都十分感謝他醫術精湛,而他也總是微笑又謙虛地說:「是妳的主救了妳,祂只是借我的手幫妳開刀!」上帝就是特選了一個這樣溫柔、謙卑又善解人意的天使好醫師給我! 2月份出院後,我開始參加每週四的神蹟禱告會!禱告會上,牧師的教導是一天要禱告半小時,而腫瘤病人要禱告一小時! 向來聽話的我,當然是日夜禱告,每天都與上帝超過一小時的親密溝通時光。黃玉蘭傳道還教導我,每當我軟弱時,就讀上帝的話語,聽詩歌,唱詩歌,再繼續禱告,就能快樂地飛起來了! 「日夜禱告,時時禱告,靠主剛強,仰望主恩」就是我面對這疾病的方式。 來禱告會七個月後,9月3日的MRI報告終於有了好消息:我的腫瘤已經萎縮到有空間可以縫回頭蓋骨了!我終於可以告別10個月沒有頭蓋骨的日子!這次頭蓋骨手術,一開完刀就有奇異恩典!我左手變得有力。而開刀前,醫生所擔心的腦水可能無法自行吸收的問題也全然沒有發生! 一般常人每天會產生腦水20-40CC,也會自行吸收。醫生擔心我動過腦部手術,這功能可能喪失!頭蓋骨縫回去後,腦水會因無處可跑而產生腦壓,導致頭痛!就必須要再動引流手術,在皮下裝一條管子引流腦水到胃部。 [...]

將從祢而得的獻給祢!

發出| 2017-03-22T15:08:02+00:00 一月 11th, 2017|Uncategorized, 祝福月刊|

歷代誌上29:14「我算什麼,我的民算什麼,竟能如此樂意奉獻?因為萬物都從祢而來,我們把從祢而得的獻給祢。」 我甚麼都沒有,而我所有的都來自於上帝。感謝上帝,能有機會見證祂的榮耀。 大學畢業時遇著SARS,當時找工作困難點在於根本沒工作機會可以去面試,畢業後一段時間,因著神的帶領,我北上工作,這份工作穩定,薪水穩定,但沒有額外的收入。對於剛畢業、又北上工作的我,在扣除房租、孝親費、就學貸款、生活費及什一奉獻,幾乎打平,也算是另類的月光族。 在生活上過得相當拮据,因為沒有存款,存款簿也沒多餘的錢可以使用,所以當教會在推動建堂奉獻的時候,我心裡總是出現一個聲音「不可能」,不是不願意多給,而是根本已經沒有了。每當張牧師在講台上提起建堂奉獻時,我自己就一次一次地告訴自己不可能。 所以每當牧師在主日講台或禱告會說:建堂奉獻是經歷祝福時,是我們對上帝信心供應的突破時,我內心深處仍然看現實的狀況,而非看見神的供應。 就在某一次的禱告會上,張牧師說,建堂奉獻是經歷祝福的時刻。我心裡問著,我的祝福要從  哪裡來?不是我不願意建堂奉獻,而是我已經沒有錢可以在奉獻!我跟上帝說,若是要我做建堂奉獻,祢就讓我知道錢從哪裡來。 希伯來書11:1「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 就如張牧師所說,不是上帝缺錢,而是我們要經歷上帝的豐富供應。 隔沒多久,房東找我並對我說:他需要去上海照顧孫子,所以房子需要有人幫忙看著,他請我幫忙並主動減少房租;就在當下,我知道那減少的房租是上帝的,我知道那多出來的錢是上帝的祝福。就這樣,持續3年,我每個月將這筆錢做建堂奉獻。也因為這個經歷,突破了我生命中的不可能,我開始用信心去經歷聖經上所說的無處可容的恩典。在神面前,學會怎樣奉獻。 瑪拉基書3:10「你們要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府庫,使我家有糧,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與你們,甚至無處可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