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慕道友,參加烈火特會後決定要委身!

By | 2017-03-22T15:08:02+00:00 一月 13th, 2017|Uncategorized, 祝福月刊|

我還是慕道友,康和行道會的一位姊妹是我的好朋友,我們27年沒有見面,卻偶然重逢。 之後我妹妹車禍,我第一個就想到她,她也立刻趕過來探望我們,為家人和妹妹禱告,讓我覺得被耶穌的愛觸摸。 才知道這一切早有上帝的預備。這次是受她之邀,我第一次參加烈火特會。 這幾天的聚會,我最喜歡朱聖敏牧師的信息,他對上帝的那種信、那種愛及他的熱誠,讓我覺得他是大有信心的牧者。 我去年就有決志禱告,但教會聚會卻一直不穩定。 現在我在等待6月教會的洗禮,烈火特會讓我決定未來,我要委身在教會裡面! 文 / 林雅蓓姊妹  

陳麗容:那天遇到祢,我的血漏止住了

By | 2017-03-22T15:08:05+00:00 九月 22nd, 2016|Uncategorized, 生命故事|

從小我生長在西部靠海小村落,村民以農和討海為生,民間信仰對住在這裡的村民是理所當然的重要。 對一個在這種環境中長大的我,心中充滿了疑惑和害怕。 每逢廟會我會躲在家中,無法明白神應該是愛人、保護人,為什麼要透過自殘流血的儀式來顯明? 讓我只有恐懼、害怕,完全感受不到愛和平安。 結婚後因著婆婆是基督徒,不需要拜拜;但是婆婆在我結婚前一年回天家了,家中只有大姑有上教會, 但我看不到基督徒的榜樣,讓我開始對基督信仰反感,只覺得基督教根本不在乎別人的感受,更沒辦法帶給人行為的改變。 因著孩子上學的緣故,認識了教會的姐妹,開始有教養問題會討論分享,同時她也邀請我帶孩子參加主日學和小組。 一開始我沒有渴慕,但至少我知道可以禱告。直到後來因為子宮不正常出血,發現子宮頸初期病變,做了手術,術後連續二個月血流不止, 即使看了很多醫生治療和吃藥,傷口仍無法止血。我像個血漏婦人一樣,心中無助,只能透過我所會的禱告來尋求神。 奇妙的事就發生了!因著禱告,我心中開始有平安和力量。 [...]

璯宇:你可以像我一樣↘化了妝的祝福

By | 2017-03-22T15:08:05+00:00 九月 8th, 2016|Uncategorized, 生命故事|

  在小學三年級我的爸媽分居,那時開始,就直很羨慕別人擁有完整的家。 我常問自己,為什麼跟別人不一樣,我沒有一個完整的家?因為我的爸媽不和睦,讓我失去完整的家。 許多時候,我選擇不接近人群、不交朋友,以免背景曝光,我不喜歡跟人提到爸爸或媽媽,因為覺得不如人, 我選擇封閉…那時我開始埋怨,懷疑自己存在的意義? 升高中時,我來到新店行道,這裡的人好似沒煩惱、沒傷心、也沒有眼淚,總是開心快樂熱情的跟我打招呼。 我喜歡這裡沒壓力也沒恐懼,想像他們一樣,開心的活著。      在我越多認識每一個人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故事。 有人像我一樣來自不完整家庭,但他們可以輕鬆談論在自己身上的負面經歷。 [...]

朱學緯:我不是邊緣人,我要活得不一樣!

By | 2017-03-22T15:08:05+00:00 九月 6th, 2016|Uncategorized, 生命故事|

https://youtu.be/DcULk5TKcVs 我在小時候跟家人來到教會,是第二代基督徒。 國中時自我形象低落,總覺得和人群格格不入, 為了證明沒跟同儕脫節,想盡辦法「模仿」別人,融入團體裡。 那時班上同學歡開黃腔,我照學不誤,還變本加厲!還得到「黃帝」這個封號。(不是皇上的皇,是黃色笑話的黃。) 我的喜脾氣也不好,曾經因為心情不好,就當著老師面前翻桌子;有老師受不了我一直頂嘴,還拿粉筆、板擦往我身上丟。    當時在我心想替自己證明,「我不是邊緣人物」! 直到有次同學問我:「你們基督徒都做出這種事嗎?」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我以為有去教會就是好基督徒, 但聽到這句話才發現,原來我是如此矛盾!我說自己是基督徒,但卻活著相反的生命,我變得更加自卑、低落, [...]

載入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