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我們的主任牧師─關於未來,聽張光偉牧師怎麼說?Part 1

 

 

        牧師,8月1日後,您便是這間教會的主任牧師,我相信有許多會眾對於您、和您對這間教會的想法與規劃,有諸多好奇和期待,想透過今天的訪談,讓大家更了解光偉牧師,也更了解您未來的牧會方向。

 

做一個傳道人,牧養教會,是您的夢想嗎?還是您只是在承接和守護父親的使命?

        這個問題要從兩方面來談:

        第一,這是我小時候就有的呼召。大約國小三年級,我就已經知道我應該要走上這條路。那時我就有一個夢想─以後做牧師。這是牧師和師母一直給我的榜樣,讓我覺得做牧師是很快樂的。過去不管牧師怎麼說,在教會的辛苦,我都感覺不到,而作牧師就是我自己想要的。

        高中之後曾有一點迷失,因為進了大學會有別的夢想,想要去享受人生的一切;但是非常清楚的,是在我大學快畢業時,上帝再一次提醒我,祂以前給我的呼召,所以我就決定說,我要回到台灣!

        回台灣後,在教會牧養,我當時很清楚的認識是:我不是要來完成我的異象,而是要來幫助牧師完成他在這邊要做的。

        所以我說這是一個問題的兩個層面:第一,這是我的夢想。但是我回來時,是要幫助牧師!

        妳說這是不是承接?我覺得不是。因為聖經上說:在小事上忠心,上帝才會把大的事情交給你!

        我回來後一直在幫忙完成牧師的異象跟夢想,這許多年來,我一直以牧師為中心,沒有任何自己的。像說賣CD、或做什麼,我一直很認真地去幫助牧師!就是這麼簡單。

 

什麼時候你開始建立自己的夢想?或者說什麼時候是你真正呼召的開始?

        真正呼召是大學時,知道要為上帝工作,所以我就放下手上的一切,願意回到教會來,而且覺得很快樂。因為知道物質的享受並不是我要來追隨的。

 

這中間有沒有一些特別的時刻?或有什麼特別事件給你一些啟發?

        兩個!

        一個就是,我在美國電視看到了社會祕密檔案,看到了年輕人生活的糜爛跟辛苦,上帝就跟我說,你要回去幫助這一群人,那是很清楚的。

        第二個是,我在高速公路上面開車時,我問上帝:我這麼努力地工作,為什麼我不能夠有更多的錢?上帝就說:地上的國度我會給你;但天上的國,如果你要的話,可以給你一份。這兩件事情都是在大學快要畢業時發生的,所以我非常清楚知道這件事情是上帝要我來做的。

        當然還有其他的,在後來禱告或特會中,讓我越來越清楚上帝要我做的是什麼!

 

        我自己聽您的講道,我也跟一些人聊過,大家都覺得您的講道很有趣,有恩膏和啟示,言簡意賅,邏輯性強,主題明確,並且形式活潑。有一個禮拜五晚上,我本來還在我的位置上工作,我聽見您在唱靈歌,帶青年人的禱告會,那種歌聲我形容不出,帶下很深的聖靈同在,讓我非常感動。我就走出辦公室,去參加你們的禱告會,那是我最深沈的一次禱告。我發現神的靈在你身上,作為未來的牧師,您讓我真的非常期待!

 

牧師,您的學經歷背景是什麼?您的神學裝備又是什麼?

        大學我是讀商,讀Marketing─行銷,我是美國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Fullerton加州州立富勒頓大學畢業。

        因為所學專業,我認為我看東西的眼光都帶有行銷特質,你怎樣讓消費者願意接受?這到現在還在影響我。在牧會中也是,怎樣把福音跟教會包裝得讓大家願意並能夠接受!

        在神學上,我神學理念的開始和啟蒙,是小時候我是聽著牧師的講道長大的。我曾說過,在美國,我能聽到父親的聲音,是在牧師的講道裡。我只能聽他的錄音帶,一直聽、一直聽、一直聽,雖然人不在台灣,但是反而我聽牧師的講道,可能不少於其他會眾。這為我打下神學和信仰的根基。

        之後是我在華神的學習。我覺得華神讓我看到的是,老師對神話語的嚴謹與研究。

        我發現他們真的是很有深度,能夠很深地去看聖經和基督教歷史、文化、語言,我覺得這是我們該學習的。而且他們會問一些挑戰性的問題,剛開始,我很震驚,為什麼要挑戰這些概念?但是我發現,如果沒有挑戰我們的思想,就沒有思考;當有人挑戰我們,我們就會去尋求答案。

        有些人會覺得,華神有些老師是反靈恩的,但我反而很喜歡他們的課,我不覺得他們是在反靈恩派教會,而是在提出靈恩派的一些問題,這些問題是真的需要面對的。如果我們不面對問題而前進,要怎樣才能平衡?真的有很多教會他們走錯了,我覺得老師們給了我們很好的提醒。

        然後在新加坡城市豐收神學院,我看到的有兩個:一個是實踐神學的重要性─怎樣將你的信仰活在生命裡頭?怎樣教導道成肉身?在人的生命裡頭要活出來?弟兄姊妹要怎樣活出教會教導的?讓教導成為弟兄姊妹的生命?信仰就是怎樣真實地活在神的信心、以及對傳福音的認真!這是城市豐收教會的基礎,即是所謂的實踐神學。

        另一個是門徒訓練。我所有信念都跟門徒訓練有關。像是康希牧師他常常跟我講到的是生命的突破,教會的突破。從神的話語方面來看,他讓我看到他對神話語的認真和研究,在研究中,得出亮光;他讓我看到怎樣能把查經變得像奮興會,而不只是查經;他讓我看到神的話語是活的,不像有些人覺得的無聊,每一篇信息都可以是活潑的;在他的日常生活裡,我看到這些。

        我從康麥克牧師身上學習到的是,這10多年,每次他來台灣我都會去拜會他,他不來我們教會講道,我也去找他。就只為要跟他有30-40分鐘的談話。聽他分享、聽他跟我講屬靈的突破該怎樣做;怎樣有神的同在;這是在康麥克牧師身上,我所學到的。我跟隨他學習有10年了,這麼多年,他的教導沒有改變,一直是同個目標,要朝著這個方向突破。

        我認為近年來影響我最深的,是Bill Wilson牧師。因為他的為主而活、為主癲狂,連性命都可完全擺上。這是我從他生命的門訓當中領受到的。

        所以,華神讓我看到對神話語和神學的研究以及認真;新加坡讓我看到怎麼活出基督的生命;很多老師讓我學習到自己生命要突破。但是我信仰的根基全部是張牧師信息所打造出來的。有根基、也有建造。

        我比較喜歡用這些牧師一直教導的:怎麼在敬拜當中經歷上帝。讓經歷神不是口號,而是每個基督徒都能時常、很簡單、很容易就能遇見和經歷的事。我們就可以更多地進入到神的同在裡!

 

牧師我知道你在讀神學博士,不是嗎?

        對,神學博士是近年來我在讀的。

        我在美國的Biola大學Talbot神學院、攻讀教牧博士科。Focus在三大點─領導、講道、門徒訓練。在那邊也是非常有意思,他們也不只一個角度,而是從他們的角度、眼光來看。也有批判,但批判都不一定是壞的,批判是提醒,我們的信息該怎麼樣?我開始調我的講道,所以最近我的講道有一些調整,也是因為上完課程,覺得上帝有提醒,這也是最近攻讀這個神學院博士中所學到的。

        有一些神學派別,算是蓋觀定論嗎?還是概括性的論述。比如說到趙牧師,說他在神學上,是延伸自二十世紀第一波(五旬節運動)的靈恩神學,後發展信仰內容為「五重福音」和「三重祝福」。

 

您自己現在的信仰體系,有沒有一個簡單的概括,可以給我們一個方向?

        我覺得在教會的整體異象中,我們教會一直沒有一個很清楚的神學派別。但是,清楚的是,教會異象以及實踐神學是我們教會所注意的。一個是實踐神學,一個是社會關懷,這是我們教會所在乎的。

 

我可不可以這樣理解,這是對於教會或是張牧師的一個傳承?還是您個人所形成的一個神學觀?

        我覺得是傳承,我完全認為這個跟我想要做的事是一致的。

 

        說到傳承,新店行道會留下非常多的傳統與典範,甚至牧養程度、發展規模都已到了一個相當的高度,我想沒人否認已具有相當高度這個事實,這對你未來的牧會,其實都造成非常大的壓力和挑戰沒錯!)。

By | 2016-09-08T15:01:06+00:00 九月 8th, 2016|Uncategorized, 生命故事, 祝福月刊|0 Comments

留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