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造我的榮美形象

文/王良明    攝影/陳思

我是江蘇吳縣(現今蘇州)人,父親是空軍士官長,隨部隊調動。民國37 年10 月,我在漢口出生,才一星期,就開始發高燒,小鼻樑抽筋、最後塌陷。小命是撿回來了,腦袋也沒燒壞,當時物質醫療都缺乏,沒死掉就是幸運。

民國38 年,國軍撤退到台灣,全家遷移到嘉義,住在空軍眷村,我漸漸長大。上學後,在路上,行人及班上同學都會嘲笑我,記得在小學6 年級時,班長當著全班同學面罵我「沒鼻子」,很鄙視我,羞得我想挖地洞鑽進去,哭著跑回家。媽媽就到學校告訴同學「她有缺陷已經很痛苦,大家要相親相愛才對」,母親眼眶溼了,同學也哭了。

我有5 位兄弟姊妹,我排行老4,大姊大我15 歲,哥哥大我8 歲及6 歲,弟弟小我4 歲,父母是基督徒。從小只有我會跟父母去教會做禮拜,我喜歡聽詩歌。17 歲在嘉義浸信會受洗。

因家景清苦,大姊和我都讀省立高中,哥哥讀空軍幼校,為父母省學費。記得我考上高中時,大姊帶我到台北美容診所,當醫生看了我後,對我們說:「鼻骨爛掉,沒希望了。」還說:「多讀書,充實自己,容貌會隨時光老去的。」美夢破碎了,難過及傷痛讓我哭了一整夜。

22 歲,經先生嫂子的介紹,認識我先生,3 個月後,先生向我求婚,我拒絕了3 次,告訴他:「我是有缺陷的女孩,婚姻大事要慎重,非兒戲。」先生說:「我不在乎妳的外貌,願一生愛護妳。」經過父母、姊姊、哥哥們的一致同意,一年後,民國60 年,我們結婚。上帝是信實的主,先生一直很愛護我、疼愛我,到現在45 年了。

我年輕時會自卑,結婚多年後,68 年我搬至新店三民路,本來在別的教會聚會,因交通不方便、孩子又小,就在72 年,我進到新店行道會做主日崇拜,也讓我的孩子們在這裡上兒童主日學。

某個主日,是張茂松牧師的講道,他讀了一段經文,是詩篇42:5「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祂笑臉幫助我。」我的心裡豁然開朗快樂,放下憂愁自卑,對自己重新有了肯定。我開始報名參加各樣服事。

有一次,我教主日學,有位小朋友問我:「妳那麼醜,怎麼可以當老師?」我沒有難過生氣,親切地對他說:「上帝沒有說醜就不能當老師啊!」他點點頭,在班上特別的乖,還做了我的小幫手。

新店行道會是個有愛的環境,我喜歡唱歌,牧師、師母和弟兄姊妹也沒有排拒我。早年,我在教會的喜樂詩班服事,那時指揮及負責帶我們的,是范麗娟傳道(現為江子翠行道會張振華牧師師母),為鼓勵我,她便任命我為詩班的聯絡人。喜樂詩班的姊妹們個個是歌聲優美、有恩賜的人,我們很開心地一起服事,不管婚喪喜慶都樂意為需要的人幫忙。有一年,張牧師還帶我們去韓國宣教,詩班姊妹們秉持著服事神的心,做的快樂又融洽,回憶那段時光,真是美好又難忘懷!

那時,為配合教會在監獄的事工,我也常跟著牧者去監獄唱歌給那些受刑、失去生活盼望的人,看見我可以這樣喜樂地唱歌,他們在驚奇中也受到鼓舞;張師母更安排我在鶴齡中心為弟兄姊妹們唱老歌。我開始知道,比起歌聲本身,我能登台演唱,就是在為神做見證!是對神的美好與愛的禮讚!於是對自己的服事更認真盡力!在生活的環境中,我也有非常多的熬煉,但每一個熬煉都是學習。

記得有一次與先生拌嘴,到晚上睡覺時,互相的氣都沒消,他嘆了一口氣,我突然想到聖經上說:「不可含怒到日落」。就把手放在他的手背上,他馬上握住我的手說「我太孩子氣。」我們就和好了。是的,夫妻拌嘴是沒有輸贏的。

有一本書叫《態度決定高度》,我很喜歡。聖經上說:「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真的常常在某些事上「老我」就出來,讓我時常在反省中堅強面對,靠那加給我力量、凡事都能做的上帝而不斷地更新,獲得靈裡的滿足平安。 我也相信上帝是鑒察人心的神,凡說謊、毀謗人、行詭詐、跋扈、驕傲、貪婪,上帝都看得見。有一次,張茂松牧師講到亞蘭王與乃縵大將軍的故事,我想那真要引起我們的借鏡,神是慈愛又嚴厲,神會警示我們,也會重重摔我們。這給我很大的提醒,要多省察自己,不要輕慢上帝的教導。

就像高中時去看診所的醫生講的:「多充實自己,容貌會隨時光老去!」而我要說的:「我們有一位更偉大的醫生,祂醫治的不僅是外表,更是心靈。祂給我的是一個容美的形象,讓我可以因著祂,告別自卑;在苦境中,也可以活出喜樂,也可以抬起頭來。」

目前,我在教會的亞薩詩班服事將近28 年時光,感謝弟兄姊妹們不嫌棄,對我非常地友愛。每次上台,我並未因自己的缺陷而畏懼退縮,而是抬頭挺胸認真用歌聲敬拜,因為我在用歌聲向神獻祭,在用歌聲服事神。曾有姊妹對我說:「妳在台上好自然不膽怯,鼓勵了我女兒。」還有姊妹對她兒子說:「良明阿姨可以這樣開朗,你更應該振作開朗。」感謝她們,看到的不是我的不完全,而是神賜給我的勇敢和陽光的形象,神啊!我也能因在教會舞台上唱詩,而幫助人,真的太高興了。

我的小組長簡明順及詩班小組長周碧珠常常鼓勵我說:「妳的缺陷就是恩典,不要太小看自己。」有位小姊妹對我說:「張媽媽,有缺陷不可怕;內心不健康,才可恨。」我們詩班指揮單老師不但認真、嚴謹、風趣、有責任感;詩班長楊正銘不但耐心,默默付出;他們更是健康寬廣、為神全然擺上的榜樣。正銘詩班長會常常和我們分享好文章,而單老師是個將軍,卻還那麼謙遜,常常將最後的祝福禱告交給我及團員們,在禱告聲中,我體會著神的美好與豐富!我們有一位這麼值得匍匐敬拜的上帝!

回想一生,一般人看來,一個從小在臉上有缺陷的孩子,一定不會擁有幸福的人生;但因著天父,我卻可以有不一樣的結局。

曾經,我畢業後想找工作,但當時社會很少雇用殘障人士。我婚後的生活也並不富裕,先生是空軍軍官,大我10 多歲。結婚後的我,幫別人帶孩子來養大自己的孩子。如今,3 個孩子都已長大成人,2 位大學畢業,1 位大專畢業,除二女兒外,他們都已成家立業。大女兒是新加坡航空公司的空姊;二女兒在新店行道會做牧師;小兒子是西點蛋糕師父。現在我們又有了2 個可愛的小孫女。全家和樂融融。

這一切都是神的賜予和祝福!祂聽見呼求、也了解渴望;因著上帝,我可以放下重擔,脫去纏累;因著神,我的心中住著美與愛,而能將哀哭化為跳舞!

By |2018-02-01T17:24:05+00:00二月 1st, 2018|生命故事, 祝福月刊|0 Comments

我要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