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晚餐

在這,我們沒有高談闊論、口沫橫飛,卻在真實、可感覺的身體構造上,看到新的可能,發現屬天的意義。

〔文/王霈〕「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中間有一個人要賣我了。」 馬太福音 26:21

達文西在畫作中的解剖實踐

這次我們要來看一幅畫-達文西的《最後的晚餐(Last Supper)》。

眾所周知李奧納多.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1452年4月15日-1519年5月2日)是一位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博物學家,他不僅是傑出的畫家,還是當時著名的解剖學家、雕刻家、科學家、植物學家、發明家和作家,他是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的代表,是藝術史上最著名的畫家之一,與米開朗基羅和拉斐爾並稱文藝復興三傑。

以畫家著稱的達文西,儘管在繪畫藝術上有超乎常人的天分,他卻仍然相當努力,尤其是在解剖學上的鑽研。在義大利佛羅倫斯聖瑪麗亞紐瓦醫院和米蘭馬焦雷醫院等地,達文西共實地解剖了30具不同性別、年齡的人體。他記下筆記,精確地描繪許多人體骨骼的圖形,頭骨的形態、以及腦的不同切面圖;他也是第一位描繪出子宮中胎兒的形態、和畫出腹腔中闌尾的人。可說,他是繪製局部解剖圖譜的宗師。

達文西對人體構造細節的瞭解,可以從他的繪畫作品中體現出來。

著名的《最後的晚餐》是達文西受義大利米蘭當時的統治者魯多為科.斯夫薩委託,為斯夫薩家族位在恩寵聖母教堂(Santa Maria delle Grazia)的豪華陵寢所繪製的。這個作品高度為4.6公尺,長度為8.6公尺,達文西花了3年時間,完成於西元1498年。這幅畫作是用當時的一種創新的畫法,並非以傳統溼壁畫的方式、而是以油畫顏料畫在塗有石膏泥灰的牆面上繪製而成,因此牆面濕度與環境因素對顏料保存有相當大地影響。達文西還在世時,畫作就已經開始毀損。幾世紀以來,經過多次修復,其實也已經扭曲了原畫的結構與色澤。

《最後的晚餐》在某種程度上,表現出文藝復興時代典型的畫作風格。作品中強調出立體的透視感,藉由空間和光影間的關係,來凸顯出畫中人物的不朽性。為了強調透視感,畫面還加上地板的花紋、牆面的織錦以及窗外遠處的風景(這是達文西畫作中常出現的童話般的仙境風景),整個畫面繪製在牆上,給人一種無限延伸的空間幻覺。

「最後的晚餐」中的人體密碼

畫作中的主題自然是落在前景横桌後的主耶穌和12位門徒。他們的位置並沒有被僵化地對稱排列,而是有節奏感的3人一組,分列在的主耶穌兩邊,主耶穌則是位在中心。加上背景的3格窗戶以及兩邊牆上的3禎織錦,特意標示出「三」這個數字的屬靈意義—即三位一體的真神。這些「三」從周圍向中心的人子耶穌投射,似乎讓這場走上十字架前的筵席,透露出從創世以來父神救贖恩典應許的永恆象徵。

有人說,達文西把這件作品設計得有如一件由多種元素所組成的機械畫作,它包含了古典藝術的元素、解剖學、幾何學、光學、心理學和劇場學等。從這些概念所構成的機械,它的「引擎」是什麼呢?

這引擎就是,主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中間有一個人要賣我了。」(太26:21)

此話一出,當下界定出畫面中每個人的動作。我們可以在每張臉、26隻手之間,感受到像證據般鮮活又協調的「人性動向」。

接著,我們試著從他們的表情動作來分辨出畫中的每一位門徒。

首先我們先從主耶穌右手邊第一組三人開始說起。最靠近主耶穌的一位,也是與主耶穌最親近的門徒(約13:23),就是主耶穌所愛的約翰。他的視線向下、與耶穌的表情最為相似,緊握交合的清白雙手,似乎正在深刻體會主耶穌當時的心境。而一旁轉身將臉湊近到約翰旁邊、左手指著主耶穌的落腮鬍門徒,好像口中唸唸有詞地問說:「告訴我是誰!?我要給他好看!」這位說話直白、性情耿直(太16:22和可14:31),而且背後右手還隨身藏著一把小刀的(約18:10),他正是你所猜想、一貫走性格派大俠路線的西門彼得。

第三位右手肘撐著餐桌、手握錢袋,左手指微微前伸的門徒,臉部表情因為光影而刻意地被隱藏了,似乎是要顯露出他內心意念的黑暗與罪性,他就是被叛出賣主耶穌的加略人猶大(太26:16)。與其他最後晚餐的作品相比,在這幅畫中,猶大被安排在使徒之間,並不像過去刻意將他分隔開來,這似乎是要提供一種事件畫面中的張力:我身邊的人要賣我。儘管如此,猶大仍因驚嚇而不小心將餐桌上的鹽灑落出來,也意味著猶大將來的不幸(太27:5)。

接著是右手邊遠處的三人組。畫面右邊的門徒,雙手張開於胸前,抿著嘴心裡好像說:「不是我!這不關我的事!」再仔細端詳一下他的面容長像和髮鬚,跟前面的彼得還真有些神似呢!沒錯,他就是彼得的兄弟安德烈(太4:18)。

畫面中最左邊的門徒則是站立起來,雙手撐著桌面、傾身向前凝視著主耶穌,他是稱為巴多羅買的拿但業。這位由腓力帶領信主的門徒,被主耶穌稱為是一位心裡沒有詭詐的人(約1:47)。他從因偏見輕看主耶穌(約1:45)到因相信經歷主耶穌(約1:50),生命發生真實的改變,願意一生默想神的真道,真誠地跟隨主耶穌,因此,雖然在最遠的角落,仍然不放棄聆聽主耶穌的話語。

三人組中間的那一位是小雅各。亞勒腓和馬利亞的兒子雅各,一般又稱為小雅各,為的是要與約翰的兄弟雅各有所區別。聖經中對小雅各的記載不多,僅在三處有提到(路6:12-16、可15:40和16:1)。他也不是門徒中的「核心人物」,所謂的核心人物就是指彼得、約翰和雅各,有時再加上安得烈。在畫中他一隻手向前,扶在彼得的肩上,另一隻手似乎攬著拿但業,從這個姿勢可以看出,小雅各在門徒間的關係頗為良好,加上有一位敬虔愛主的母親馬利亞,因此他有一種穩定不躁進、默默服事的信仰態度,這似乎也與聖經中較少有關小雅各的描述不謀而合。

再來是主耶穌左手邊第一組的3位門徒。第一位豎著食指、表情嚴肅地直視主耶穌,想要從話中的線索找出嫌疑人的,就是充滿好奇心、企圖追根究底的多馬。從多馬(又叫低士馬)在畫作中的位置,可以推敲他是從原來較遠的位置跑過來的,這與他熱衷探索未知的性格有關。聖經中有3次提到多馬的發言,這3次都顯露出他的率直和多疑(約11:14-16、約14 :1-6和約20:24-29)。在《最後的晚餐》伸出的那根食指,就是將來探入復活主肋旁的食指,雖然一次又一次地表現出他的不信和疑惑,但主耶穌愛多馬就愛他到底,面對主的大能和慈愛,多疑的多馬終究還是伏在主的腳前。

另一位站著、手勢向內對著自己胸膛的門徒,像是在捫心自問、理性自清的是腓力。在畫中的他,似乎沒有注意到主耶穌話中所要傳達的意思,只是想要理性地釐清眼前的問題,這和他在五餅二魚神蹟中的思維方式頗為類似(約6:1-13),他只想用自己的方法計算買餅所需的金錢,而沒有專注回答主耶穌,也沒有想起主在迦拿婚宴上將水變酒的神蹟。可見腓力當時對耶穌神性的了解並不足夠,還僅停留在認知的層面上。

而中間張開雙臂的是西庇太的兒子、約翰的哥哥大雅各。從他在畫中的肢體語言可以看出,就是一副不以為然的直白性格。在聖經中記載,主耶穌給雅各和約翰這對兄弟起的別號叫「雷子」,因為他們性情暴戾如雷(可3:17)。果不其然,福音書兩次提到他們時,就充分地暴露了他們的缺點(路9:54和可10:35-41)。及至後來,已經徹底改變的雅各在雅各書中以自己過去的經歷勸勉人說:「我親愛的弟兄們,這是你們所知道的,但你們各人要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因為人的怒氣並不成就 神的義。」

最後是畫面右端的三人組。坐在最右邊的兩位門徒分別是西門以及雅各的兒子猶大,他們倆都是奮銳黨的成員。奮銳黨可說是猶太人的革命黨,他們以民族為號召,抵抗羅馬的專政統治,為要保全猶太人的法律,甚至被認為是一群強調「不自由毋寧死」的狂熱派。在這幅畫中,西門和猶大似乎是這場風暴中的局外人,他們逕顧自地談論著自己有興趣的話題,並沒有注意到耶穌剛才說的話。這樣的人,也是主的門徒。

站在一旁、一邊伸著手指向主耶穌,還一邊轉頭對西門和猶大說:「你們有聽到主剛剛說的嗎?太令人驚訝了!」的,就是馬太。馬太原名利未,原本是一名迦百農的稅吏,在當時,稅吏和罪人在猶太社會是沒有地位的,是被藐視的一群。後來耶穌呼召他作門徒(太9:9),成為12位使徒之一(太10:3)。馬太雖然失去了舒適的職業,卻獲得耶穌的接納、找到人生的目標。他曾經在自己家裡,為主耶穌大擺筵席,請了許多稅吏和親戚朋友來一同坐席,為要藉此向眾人宣告自己悔改跟從主,不再作稅吏。而今,同樣是一場筵席,但卻是主耶穌宣告有人將要賣他,即將走上十字架的道路,我想,馬太當時也沒料想到,他們這群門徒的信仰生命即將要經歷一場極大的轉變。

達文西透過透視法,將主耶穌置於畫作中心的位置。

透過身後窗口的採光,明顯對比出主耶穌的聖潔與榮耀。主雙手攤開、頭略為向下側傾、雙眼微閉,安穩的表情姿勢就像是掛在十架上的耶穌,這是一個順服的記號,預告著 神救贖計畫即將開展!

 

「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中間有一個人要賣我了。」耶穌的一句話,讓來自12種不同過去的12位門徒,有12種表情、24種手勢、有著12種不同的心思,其中有善有惡、有專注有輕忽、有相信也有懷疑,但他們當中的11位終究都成了主耶穌的使徒,一生竭力為主宣揚福音,捨身殉道。

透過身體的姿勢、手形、表情,在這無聲的一瞬間,道盡所有的對話。

 

 

 

王霈:輔仁大學解剖學教授!

By | 2017-12-15T00:30:41+00:00 十二月 15th, 2017|上帝的花園, 祝福月刊|0 Comments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