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花獨自開─彈奏心弦的音樂家 近訪金聖惠師母

撰文/陳  思   攝影/竹山、燦良】還好趙師母不是生在古代。不用頭頂瓦罐送飯到農田;不用坐在棚下繡自己的嫁妝;也不用帶著華麗沉重的頭飾在宮庭中算計爭寵……

即便在現在仍然有些男尊女卑的韓國,趙師母也很特別,所以從一開始她便打斷了我們的採訪計畫,因為她根本就不是趙鏞基牧師背後的女人。

中國古典小說中常說,花開並蒂,趙師母本身就是一朵獨立的花,獨自盛開、花朵碩大、香遠溢清。其芬芳、其影響與她那位聞名基督教界的先生─世界最大的教會、78萬會眾的牧者趙鏞基牧師可以比肩而行。她是韓國著名的鋼琴演奏家、音樂教育家,現在更是韓世大學的校長,並且近些年,她更順服於福音的帶領,走遍世界各地,成為專職的傳道人。

       從彈奏鋼琴到彈響人心的琴弦,提到她的宣教講道,師母實話實說:「我沒有想過會開始宣教的工作,以為一直都會是音樂家,結果神讓我開始了宣教的事工,我開始訪問很多教會,也開始講道,並且和從我們教會差派出去的宣教士見面,聽到他們的苦楚,更堅定了我要宣教的心志。」

趙師母的講道不會滔滔不絕的旁徵博引,也沒有深邃浩繁的洪篇巨論,但深入淺出的論證,一樣鞭辟入裡,從我們生活的點滴小事帶出福音和信仰的大學問。從在廚房中打碎盤子的人是需要讚揚和鼓勵的;到從她和先生的結婚紀念日沒有得到禮物發現你要向上帝大大張口的秘密,本來她也擔心這樣家庭化的信息是否適當,但趙鏞基牧師鼓勵她繼續下去:「妳的信息是很家庭化的,妳的使命就是傳講生活化的信息,所以不要避諱分享有趣的事情,這是神給妳的恩賜。」

        她去過世界許多國家傳講福音,堅持不以母語而以更具世界觀的英語講道,她提到她為了練習英文在家庭中和趙牧師互動的小故事:

有一天趙牧師對她說:「太太,我得到上帝的啟示,神要我教你英文。」從那一天開始,所有的生活起居他們都以英語溝通,有時她會不小心冒出幾句母語韓國話,先生便會說:「I  don’t  understand!」教學相長,得到語言造就的不僅是趙師母,也是趙牧師本人。有一次趙牧師去美國講道,回來就鄭重地向師母道謝,如果沒有日常的英語互動,牧師的英文也不會有長足的進步!師母深深感恩,她說他們夫妻的日常英文對話,不僅對他們的英語提昇大有果效,更增添了家庭生活情趣。

       談在世界許多國家所舉辦的特會,哪裡讓她印象最深刻、最感動?沒想到她回答說:中國!

師母受邀去中國兩次,第一次中國政府只許她對韓國人講道,第二次在中國的廣州,卻只許她對中國人演講。這樣的改變讓她驚奇又覺得有趣,兩次的差異她看到了中國在信仰開放上的進步,她說:「如果你遵循官方途徑進入中國宣教演講,中國政府也許會允許你,他們只怕地下教會,擔心有政治活動。」師母的切身觀察實在是為去中國宣教提供了很好的建議。

她也提到在美國的一場特會,所有的人呼喊著「China! China!」迫切地為中國禱告,這次在中國她看到那麼多人相信神、被聖靈充滿,感動之餘,她相信復興就在不久必臨到中國!

訪趙師母不能避免的一定會提到趙牧師,我像所有人一樣好奇,作為趙牧師身邊最親近的人,師母到底會如何評價自己這位太著名的丈夫?聽到我的提問,師母笑得很開心:「我可以說他是竭盡所能的牧者,也是個一心一意在為神工作的牧師。他也很愛他的門徒,他愛他們每一個人,所以他的門徒很多,他差派他們到很多的地方去。我想這是他的優點。缺點的話,就是不會休息,他是那種完全不明白休息是什麼的人。好像工作狂一樣。這是他的缺點。所以我每天念他要休息一下,他就說:『對啊!對啊!妳說得沒錯,但是我無法做到!但妳要多多休息!』反而叫我多休息!唉!他就是這樣一個人!」這一聲歎息裡實在藏著許多甜蜜的負擔。

也提到台北的趙牧師學校,那種見解是深刻又有氣度的:「在末日時神所賜予的使命,並不是只局限於一個人的,我認為神的靈性要散播到世界各地,所以有越多的門徒,就表示有越多的人在聽從耶穌的命令。耶穌說:『使萬人做我的門徒!』所以在我看來,台北的趙牧師學校,雖然是在學習趙牧師牧會的方法,好像是在做我先生的門徒,但是這個學校本身就是為福音而生的,所以遵從耶穌的命令才是根本。」

她更期待和祝福趙牧師學校的學員:「多聽多看,這樣就會學習到很多的東西,趙牧師的門徒們走到哪裡都會建立很大的教會。所以我覺得趙牧師學校的畢業生中,會出現很多神的僕人的!」

樂家、學者、教育家、妻子、母親、師母、牧師,多重身分的金聖惠師母,每一種身分都努力為之,盡善盡美,令人欽佩。像花開有序,每一次都綻放出耀眼奪目的光芒。與先生平分春華秋色,為琴為瑟、愉悅和鳴。

#新店行道會   #祝福月刊    #生命故事

#趙鏞基牧師

By | 2017-09-22T04:15:02+00:00 九月 22nd, 2017|生命故事, 祝福月刊|0 Comments

我要留言